动图┃冷库系统部件与常见故障解读五代山水四家与宋初“三家山水”:关仝画选 关山行旅图13-道德真经衍义手钞卷之十五

中国古代那些视金钱、荣誉、女人如粪土的画家

说起洁癖,没人能和处女座的倪瓒相比 | 意外
三种易混淆水稻病害(详解)
水稻缺钾与胡麻斑病的区别是什么

梁楷《六祖撕经图》

画家经常都是桀骜不驯,离经叛道,视很多东西如粪土的别人眼中的异类。他们经常会被称作疯子,时间久了文人们为了让这些疯子的名字听起来更雅致一些就用“风子”代替“疯子”,其实在蝌蚪看来无论是哪个疯子/风子都很符合这些脑子里充满奇怪想法的艺术家的特征,简单概括就是艺术至上,无视世俗,像风一样的男纸。中国画史上似乎出现过很多风子,什么梁风子,杨风子,徐风子等等。

一般没真疯的都成了大师,真疯的就是疯了。所谓的疯,只是世人对这些画家们面对一条正常人都会往左走的路却非要往右走时无法理解的一种解释。

元代有个富二代大画家倪瓒,他的名气非常大和黄公望、吴镇、王蒙几位大画家并称“元四家”。他便是一个视金钱、权利、女人都如粪土的画家。倪瓒是个典型的富二代,家境殷实,有钱有势,但是这位才华横溢风度翩翩的倪公子偏偏是个根本不在意这些的人,倪瓒一生拒绝为官,对权力毫无渴望,只爱以诗画自娱。在他40岁那年,倪瓒为了避免朝廷招他去做官的纠缠(倪瓒不仅对权利没有欲望,似乎更是一种厌恶,避之而不及),突然间散尽家产给亲朋好友。不久四方战乱起,一些富有人家都遭到劫难,唯独倪瓒得以幸免。视金钱如粪土的倪瓒是个重度洁癖症患者,蝌蚪觉得他不仅生活中有洁癖,精神上也有洁癖。这些令世人不解的行为似乎都与精神洁癖有关。当然了生活中的洁癖使倪瓒基本不接近女人,一位当时万人瞩目的名妓陪倪公子一夜,这位倪公子竟然让美女洗了一夜澡,洁癖症让他觉得美女无论如何洗澡都不够干净。

倪瓒《六君子图》

富二代如此那农民又会如何呢?元代还有个著名的农民叫王冕,他是当时非常著名的画家和诗人,一生都过的窘迫,尽管他穷困到无钱买过冬的棉絮,无钱修补破败的屋子,但他依然视权利和金钱如粪土。朋友推荐他去做官他却一口回绝“我有田可耕,有书可读,奈何朝夕抱案立于庭下,以供奴役之使!”。王冕宁愿一生清贫耕田读书也不为人奴役使唤,所谓的功名利禄对他来说都是“浮云”!辞官以后他母亲想回到自己的故乡,此时穷困的王冕却为自己和母亲导演了一出荣归故里的好戏!他照着《楚辞图》上屈原的服装造型自造了一顶极高的帽子,一件极阔的衣服,驾着牛车,载着母亲,戴了高帽,穿了阔衣,执着鞭子,挂着木剑,唱着山歌,从村上走过,别人笑他,他也对别人笑,他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目光。王冕善画梅花,在他的一幅《墨梅图》中他题诗:吾家洗砚池头树,个个花开淡墨痕。不要人说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此诗充分体现了他不在乎别人褒贬的豁达心态。

王冕《墨梅图》

很多艺术家面对荣誉时都会做出令人瞠目的决定,就像马丁西科塞斯和小李子垂涎多年并最终得到的奥斯卡小金人,有些人就不喜欢。演员乔治·斯科特曾三次断然拒绝奥斯卡奖提名,并拒领1971年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他是史上第一个拒领奥斯卡的演员。理由是:奥斯卡奖的评选只是一种“小儿科的、伤害艺术的、不正常的竞争,不喜欢它的评选方式”。还有大家熟悉的饰演“教父”那位任性的天才演员马龙白兰度也在他第二次获得小金人时拒绝领奖,并派了一个印第安人女孩上去拒绝了奥斯卡影帝小金人,然后让那个女孩发表了一大通关于美国电影电视如何丑化印第安人的演讲。

咱们中国古代也有为画家视荣誉如粪土。他是南宋的大师梁楷。他开始的绘画之路顺风顺水,在当时最顶级的南宋“国家画院”里任最高级别的画师,国家出钱养着他而他只需要好好画画就行了,因为他才华超群,当时的皇帝宋宁宗还特赐他金带,这个金带就相当于当时画界的“奥斯卡小金人”。可是咱们的梁楷大师并没有看在眼里,他把皇帝御赐的金带挂在院子里,离职而去,头也不回。理由是什么呢?因为梁楷觉得在画院体制内作画会限制他的风格发展,赐予金带更是把他捆的死死的,他渴望自由发展自己的绘画,他渴望奔放的去探索。梁楷好酒,酒后肆意狂放,人们叫他“梁疯子”。后来他的减笔人物画开宗立派,对后世影响巨大。

梁楷《布袋和尚图》

还有一个为视金钱、权利、女人甚至生命如粪土的艺术家徐渭。徐渭晚年穷困潦倒厌恶富贵者与礼法之士。有人来访,徐渭也不愿意见,便手推门大喊:“徐渭不在!”。他一生不治产业,钱财随手散尽,晚年只能靠卖字画为生,但手头稍为宽裕,便不再作画。徐渭是个全才,诗书画文皆通并各有成就,另外他还是个军事家,他曾参加过嘉靖年间东南沿海的抵抗倭寇的斗争和反对权奸严嵩,在抗倭期间徐渭为抗倭名将李如松出谋划策,尽显他的军事谋虑。如此一个全能型选手居然在真疯和假疯之间找不到平衡点,以至于杀了自己的妻子,并且凭借九次自杀未果成为了中国画史上最著名自杀战斗机。他曾用锥子刺破自己的耳朵,用斧子劈砍自己的头,甚至把自己的睾丸也给砸碎了。如此视自己的生命如粪土的一个人不是疯子就是狂人,而徐渭两者皆是。那句“不做死就不会死”对徐渭并不适用,对他来说是“不做死就不舒服”。不过徐渭的晚年凄惨,最后死的时候身边只有一条狗,床上连一铺席子都没有。

徐渭《戏蟾图》

这些艺术家们的桀骜不驯,放荡不羁,不走寻常路以及视很多东西如粪土的表现让世人很难理解只能用疯子来解释他们的行为。而这些技艺超群开宗立派的大师们身上似乎有一些共性的地方,他们的卓越和超前似乎经常会通过这些令人不解的行为以及放荡、孤傲、清高、狂放的性格表现出来,而这些猛人、狂人、潮人的事迹最终变成了经典和传奇。THE END

作者:韩鹏

中国传媒大学硕士研究生,杂家一枚。奉行减法生活,努力把前三十二年所学浑身武功融会贯通,自由穿梭在不同的艺术形式中。

责任编辑:动图┃冷库系统部件与常见故障解读